大足汽车网

当前位置:

女子半夜给敲门声惊醒开门竟看到未婚夫来求婚

2019/11/09 来源:大足汽车网

导读

夜,花灯初上,流光溢彩。帝豪大酒店门口,热闹非凡。今天是本市大亨潘家千金结婚志喜,前来祝贺的人络绎不绝。一辆辆豪车在门口停下,一

女子半夜给敲门声惊醒开门竟看到未婚夫来求婚

夜,花灯初上,流光溢彩。

帝豪大酒店门口,热闹非凡。

今天是本市大亨潘家千金结婚志喜,前来祝贺的人络绎不绝。

一辆辆豪车在门口停下,一个个雍容华贵高贵典雅的客人从车上下来。

在酒店外的某角落里,有两抹不合时宜的异常身影不安的站在喷泉边。

“雯雯,信息可靠吗?那个冷夜魅今天真的会来吗?”温欧菲紧张的扯扯自己身上租来的裙子。

“可靠,我们社长说新娘是冷夜魅妈妈的亲侄女,冷夜魅一定会代替死去的妈妈参加。”

“那好,你安排我进去吧。”

“菲菲,你真的要进去吗?被发现了,会没命的。”吴雯雯不放心的拉住温欧菲纤细冰凉的小手。

“雯雯,谢谢你,你也知道我已没有别的办法了。”

“好吧。”吴雯雯亲手把一对特制耳环扣在了温欧菲的耳垂上:“这是微型摄像机。”

进了酒店,温欧菲畏惧的手心冒冷汗。

吴雯雯心疼的不行,就从旁边取来一杯红酒递给温欧菲:“来,喝点酒壮壮胆。”

“好。”温欧菲微颤着手接过那杯红酒一口全闷下。

辛辣的红酒滑入喉咙后,温欧菲咬咬粉唇视死如归的走向电梯。

依照吴雯雯给的路线图,她先按了一下27层。

电梯上升了几层后,温欧菲发现自己身上因害怕的冷意已消失。

“酒还真能壮胆。”温欧菲自嘲的轻轻摇头。

一摇头,发现自己头有些晕。

紧接着,身上感觉到一股从来没有过的燥热,而且这燥热愈来愈强烈。

怎么回事?醉了?

就一杯红酒而已,就醉了?

还有,为什么全身会有难受的燥热感?

温欧菲费力的摇摇头,小手下意识的扯着自己身上的衣服,让燥热身体能紧贴在冰冷的电梯内壁上。

“叮咚”1声,27层到了。

温欧菲再度摇摇头,虽然已发现自己身体很不对劲,可又不想放弃这个偷拍的机会。

贝齿紧紧咬住自己的下唇,咬出了痛感,头脑才微微的苏醒点。

再晃晃小脑袋,走出电梯再闪进通向28层的安全通道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28层,总统套房,一片狼籍。

冷夜魅脸色苍白,额头冒着大颗冷汗,诡异的双眸猩红非常,颤抖着的双手紧紧的抓着玻璃碎片。

玻璃早就割开了手心,鲜红的血顺着手指往下淌。

医生白一鸣手拿着一针麻醉剂和助理刘彻渐渐的靠近。

可两人还没有靠近,就被冷夜魅“扑,扑”两声给踹开了。

白一鸣被直接踹到了墙角,有工夫的刘彻也被踹出两三米远。

被踹翻在地的刘彻也顾不上自己屁-股的疼痛,皱眉看着冷夜魅那只淌着血的手,担心的说:“白医生,这可怎么办?再这样下去,少爷的手要费掉了。”

白一鸣扶着自己碰破了皮的手肘,吸着冷气说:“刘助理,这一次冷少的发病不但时间提早,而且症状也更严重了。现在只能去叫两个保镳进来帮忙了。”

刘彻很为难,冷总的病不能让更多的人知道,虽然保镳们很忠心,可毕竟多一人知道多一份危险。

斟酌几秒钟,还是去打开门。

门1打开,看见几个保镳正拦住一个衣冠不整的女孩。

“怎么回事?”刘彻皱眉严厉问。

几个保镖听见刘彻的声音,赶忙转头报告。

温欧菲在几个保镳微松的空档,娇小的身体如鱼般从保镳间穿过,冲进了就近打开的那扇门。

房间里的冷夜魅正强忍住病痛的发作,突然1人靠近,本能的抬起脚要把人给踹开,却在闻到一股记忆深处的体香后,不但收住了将要踹出去的脚,而且还双手接住了那个扑向自己的小身板。

两人摔倒在了地板上,温欧菲的粉唇正好印在了冷夜魅的薄唇上。

温欧菲的粉唇上有刚才咬破了的血,冷夜魅的薄唇接触到血味后,记忆深处的那抹血味就如一股清凉透入心田,头上的疼痛感奇迹般的消失。

这类感觉真的舒服极了,冷夜魅大手下意识的捧住温欧菲的后脑勺,捉住那两片粉唇吸取的更多。

温欧菲本就被下了药,早已经哑忍到极限。现在在男人荷尔蒙刺激下,全面爆发了。

一双玉手毫不知羞耻的去扒冷夜魅身上的衣服,滚烫的身体直往冷夜魅微凉胸前钻。

而此时冷夜魅在温欧菲的体香和血吻左右开弓后,眼睛里的猩红渐渐的褪去,恢复了以往的深邃和清明。

恢复理智,发现自己怀里正抱着一个正在扒自己衣服的女孩。

眼神突然冷冽!

该死的,居然有女孩在他病发的时候,乘虚而入,要强上他?!

最最最不能容忍的是自己刚才在吸取她嘴唇里的血!

他成甚么人了?吸血魔鬼?

“啪!”

冷夜魅抬起一脚踹向温欧菲。

刘彻赶紧冲过去把踹出来的温欧菲给接住。

下一秒,温欧菲投进了刘彻的怀里,两人摔在了墙角。

温欧菲的脑袋已经完全被药物控制,感觉到刘彻身上的冰冷,她又去扒刘彻身上的衣服了。

冷夜魅一看,脸色再度阴森,眼睛又猩红了。

这一次,他是因妒意和怒意而猩红的。

几步跨到两人身边,把温欧菲从刘彻的怀里拎了出来,一副老公捉奸在床的语气:“你们两个奸-夫淫-妇——”

刘彻心里哀嚎,赶忙解释:“少爷,这位小姐她好像被人下药了。”

冷夜魅那黝黑非常的视野这才落在了温欧菲那异常绯红的小脸,和挣扎着又要扒自己衣服的动作上。

“滚!”

冷夜魅冲刘彻咆哮了1声,拎着温欧菲往洗手间走去。

一直沉默的白一鸣语重心长的看着那道冷冽霸气的细长背影。

“白医生,你看出这女孩有甚么特别的吗?”

白一鸣蹙眉,半许,开口:“或许,跟那场事故有关系。”

“你是说——”

“还没有确切答案前,乱猜没有任何意义。”

收回视野,走到还坐在地上的刘彻身边,拍拍他的肩膀,不忘扔刀子:“你碰了冷少的‘药’,好自为之吧。”

“空话,如果我不看在她是少爷的‘药’,我还拼命去接她干吗?”

“还是赶忙去查查那‘药’的底细吧,如果不想死的更难看的话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

一个小时后,全身湿漉漉的温欧菲出现在了自家别墅后门。

这个家,说是自己家。可温欧菲却在这里找不到丝毫家的温馨感觉。

自从10年前妈妈去世,爸爸领进了后妈和比自己还年长两岁的养姐后,她的地位瞬间从公主变成了佣人。8岁的她就随着佣人一起做家务活了。

“阿嚏!”温欧菲重重的打了一个喷嚏。

刚才那个恶魔男人把她扔进了浴缸里,冰冷的水解了她的药,也湿透了她身上的衣服。

还把她耳朵上的微型摄像机也给报废了。

这一下好了,微型摄像机坏了,录像也没偷拍成,没办法拿到那笔10万悬赏奖金,也就没有办法赔偿那个吴董。非常的懊恼!

虽然明知道那是后母一手设计的圈套,却无力反抗。无比的悲凉!

怎么办?真的只能把自己的身体赔给那个恶心的大肚男吗?

一阵夜风袭来,冷风吹在湿透的衣服,冰进了骨头。

“那个该死的男人,居然一点怜香惜玉的涵养都没有,竟然就把全身湿漉漉的我无情的扔出了房间。”

发现咒骂的声音太响,后知后觉的赶忙捂住嘴巴,警觉的看着四周。

担心自己会被家人捉住强制送给那个恶心大肚男,她只是想偷偷的从后门溜进自己的房间,拿到自己的身份证和那一点点积蓄先外逃几天。

刚刚迈进后门,几个隐藏在暗处的男仆立即冲过来用身体拦住了温欧菲的退路。

“完了,”温欧菲在心里失望的哀嚎:“逃不掉了。”

“哈哈,菲菲,我的宝贝女儿,你回来啦?”爸爸温大成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。

菲菲?宝贝女儿?

这是记忆中爸爸曾叫她的溺称。

可现在听来,却让人胆战心惊!

温欧菲眨了眨酸涩的眼睛,看着那曾很亲近现在已很生疏的身影。

此时生疏的身影已经走向自己,露出那久违的慈祥笑容:“菲菲,去哪里玩啦?怎么回事?怎样全身湿漉漉的?快,快,赶紧进屋,感冒了可不好。”

“对对对,感冒了可不好。”后妈沈爱芬转身吩咐旁边的佣人:“王嫂,马上去给2小姐熬一碗姜汤过来。小丽,还愣着干嘛,赶忙带二小姐去沐浴更衣。”

2小姐?还佣人服侍着沐浴更衣?还是后妈沈爱芬亲自下令的?

温欧菲抬起头,看着黝黑的夜空,心里:难道老天显灵啦?开始可怜她了?

怔愣间,她已被那个叫小丽的佣人带过去洗澡了。

出来后,还穿上了一套粉色的价值不菲的品牌连衣裙。

坐在客厅,王嫂递上了姜茶。

端着姜茶,一口辣味入口,温欧菲才被辣的回过神来。抬起头,疑惑的眼神扫向客厅里的众人。

“菲菲,”爸爸温大成开口说:“从今天起你就是冷太太了。”

“啪!”

温欧菲手里的姜茶掉在了地上,终究明白刚才那一系列体贴的服侍是为何了。

原来是爸爸逼迫自己卖身转变成卖一生了。

姜茶的暖意顿时消失,身心又一次掉进了冰窟窿。哆嗦着小白唇问:“冷,冷家?哪个冷家?”

“哎哟耶,还有哪个冷家啊?”后妈沈爱芬提高了嗓门,发出如古代红楼老鸨的话语:“就是能在我们G市一手遮天的冷家,那个传说中的冷少啦。你嫁给他就成了G市皇后了,要多风光就有多风光了。”

冷家,不就是今天自己要去偷拍视频的冷夜魅吗?

靠,这报应也来得忒快了吧?!

G市的冷少,没有人看到他的真面目。

在G市没有人不知道冷家,也没有人不知道冷氏企业的掌门人是冷夜魅,也就是传说中那个神祗一般的冷少。

可还流传着另外一个关于他的传说呢。

传说中他有严重的虐待狂,在3年内娶了10个老婆,每个老婆都是竖着进去横着出来的,而且从冷宅出来后不是疯了就是失踪了。

而现在对于温欧菲来说,那已不是传说了,她今天亲眼目睹了那个虐待狂虐待身边人的进程,包括虐待自己。

“你们就这样恨不得我死吗?居然把我送给那恶魔?”温欧菲双眼盯着这些所谓的家人心寒的质问。

温大成心虚的眼神躲闪。

“哎呦耶,”沈爱芬那老鸨般的声音再起:“那都是传说啦,传说的话怎样能当真呢。如果真有这事,那也是那些娶进门的女孩太会争风吃醋,惹恼了冷少,才会被赶出家门的。”

“哦,是吗?”温欧菲冷嗤:“既然觉得这么好,那妈妈你为什么不让姐姐嫁给他?”

“你!”沈爱芬装出来的慈祥表情立即破裂:“你这个贱——”

在沈爱芬正要动怒打骂温欧菲时,门口进来一个男仆,报告:“老爷,夫人,冷家的人来接二小姐了。”

甚么?

温欧菲吓得从沙发上一跃而起,赶忙往楼上冲。

没跑几步,就看到几个男仆拦在了楼梯口。

温欧菲立即往就近的卫生间跑。

就在这时候,门口响起了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:“少奶奶,我是冷宅的容管家,我们来接你回冷家了。”

温欧菲毕竟是一个只有18岁的小女孩。

那个传说中的冷宅此刻在她的脑里比阎罗殿还可怕万分,她惊慌失措、近乎崩溃的咆哮着:“滚,你们给我滚,我不是你们的少奶奶,谁是你们的少奶奶了——”

“爸爸,我也是你的女儿啊,你不要让他们带走我——”

回应她的是父亲那只大手直接拽住她的身体,把他无情的推向冷家的人,冰彻的声音:“带走她吧。”

“妈妈——”

这是温欧菲昏厥前冲着天堂的妈妈发出的绝望声音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当温欧菲醒来时,眼前的一切都变了天。

她的身下是柔软舒适的大床,头上是精致的水晶吊灯,床榻左边那巨大的落地窗上粉色窗纱正随风轻轻飞舞。

这哪还有她在温家住的小阁楼半点影子?

“少奶奶,你醒啦?我叫小玲,以后让我——”

“这是哪里?”温欧菲声音微哑的打断了小玲的话问。

“这是冷宅啊。少奶奶你忘啦?”

冷宅?少奶奶?

昏厥前的记忆找回来了。

不,不,我不做这甚么狗屁少奶奶,我还不想死!我还年轻,还有大把的青春年华还没有享受呢。

温欧菲立即从床上跳起来要往门口跑去。

“少奶奶——”

小玲的叫声过后,门外冲进了那个在温家见过的容管家,容管家身后还带着两个人高马大的保母。

“少奶奶,请你别任性。”

容管家把手里1本红本递到了温欧菲跟前,语气冷硬,带着明显的威胁:“这是你跟少爷的结婚证,你现在已经是少爷的太太。这里是冷宅,不是甚么人都能进,一样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出。

结婚证?

温欧菲迟钝的抬起头,视野落在那本刺红的结婚证上。

没错,她的照片确切在这本结婚证上。

可她什么时候跟别的男人一起领过结婚证啦?还有,她还只有18岁,根本都不到法定结婚年龄,怎么能办出结婚证呢?

容管家好像猜透了温欧菲的心思,薄凉的解释:“还没有我们冷家办不到的事情。”

也对,传说中冷家能一手遮天,一本结婚证对他们来讲就是小菜一碟。可是——

温欧菲还在蒙圈中,管家就已不耐烦的冲她身后两个人高马大的女保母挥了1下手。

两个人高马大的保母得令,立即熟车熟路的抓起温欧菲双臂扯进了里面的浴室。

有钱人的浴室真的很大,一个浴缸都能容下两三个人。

好像早已经准备好了,温欧菲被两个保姆扔进了飘着玫瑰花瓣的洗澡水里。

擦洗,修剪手脚指甲。就和古代妃嫔要侍寝皇帝前一样的高规格洗漱。

完了,从水里捞出,给她穿上衣服。

全过程,温欧菲像个没有生命的木偶,没有反抗和惊叫。

脑里一直被那本刺眼的红本烫的浑浑噩噩。

直到耳边响起:“少奶奶,走吧。”

温欧菲顿时回过神来,黑眼珠微转了一下,顺手拿起自己的手机。

脑里突然有了主意,她要把今天偷拍的工作完成,换取那10万奖金,然后溜之大吉!

非常配合的被仆人送给了隔壁房间。

纯白色的冷色调刺激到了她的视觉神经,宽大幽静的房间看起来阴深深的恐怖,让她联想到了医院的太平间。

小女孩吓得全身冒冷汗,呼吸紧促,胸口发闷。立即下意识的冲向门边,拍打着门大叫:“放我出去,放我出去,我还没有准备好——”

不知道温欧菲拍打了多久,外面总算是有了声音。

“怎么回事?”1声低沉凌冽的声音响起。

略有些熟习感,却想不起在哪里听过。

“少,少爷,里面是新来的少奶奶。”门口的容管家恭敬的回答。

少爷?也就是那个虐待狂回来了?

一阵恶寒瞬间吞没了温欧菲的身心,她哆嗦着身体往后退。

这时候,房门“吱呀”1声打开,一道高大身影如帝王般的伫立在门口。

温欧菲连人都不敢看,赶忙转身逃跑。

惊惶中的她根本就不知道她逃跑的方向正好是床的地方。

洁癖的冷夜魅担心这个女孩脏了他的床,立即几步冲过去,在温欧菲碰到床之前拎了起来。

“滚!”

下一秒,温欧菲就被男人给扔了出去。

外面的两个保母好像早就料到似的,赶忙冲进来接住了那被扔出去的小太太。

“忘八!恶魔!”温欧菲忍不住的破口大骂。

已转身的冷夜魅身体一怔。

这声音,这情形,好像几个小时前刚刚经历过。

他把那个湿漉漉女孩扔出房间的时候,那个女孩就是这样骂他的。

转过头,对上了那双幽怨的眼神和倔强的小脸。

该死的,真是她!

冷夜魅回走几步,重新拎起了小女孩。

深邃冷冽的眼神怒瞪着眼前的女孩。

当视野落在那张粉嫩的嘴唇上,想起自己曾贪恋吸食着这粉唇上的血的情形,懊恼的又一次把手里的人给扔了出去。

而这一次,他明显的手下留情,不是直接扔在了地上,而是扔向了那两个女佣人的怀里。

“滚!滚出我的视野!否则我让你生不如死!”

“砰!”

1声重重的甩门声,把温欧菲和佣人们全给挡在了门外。

温欧菲张口又想大骂,可随即她笑了。她高兴的从两个保母的怀里跳了下来,拍拍自己有些微疼的屁股,一脸轻松的跟那个管家说:“你看,不是我不服侍你们家少爷,是你们家少爷根本看不上我。好了,现在我可以回去了。我走了,到时候你们别忘了给我办离婚证书哦。”

虽然从未婚少女变成了离婚女孩,可毕竟小命保住了,还是值得庆幸的事情。

还有,就是错失了偷拍录像的好机会了。有点惋惜,不过眼下逃命最要紧。

“少奶奶,请先回房休息。”容管家拦住了温欧菲的去路,语气却比刚才客气多了。

“靠,你是不是有毛病啊?”温欧菲忍不住的爆粗:“你刚才没有看见吗?你们那恶魔少爷不喜欢我,把我从他房间里扔出来了。”

管家为温欧菲的粗鲁蹙蹙眉,可还是保持着该有的客气语气重申:“我刚才已说了,冷家不是想进就进,想出去就出去的,要冷老夫人说了算。”

“那好,你现在带我去见冷老夫人。”温欧菲敦促着。真是一刻都不愿在这鬼地方多呆了。

管家犹豫几秒,还是破例带着温欧菲下楼。

楼下大厅,冷老夫人静坐在沙发上,旁边的佣人大气也不敢出。气氛严肃、压抑、庄严。所有人都好像在等待一个神圣的结果似的。

温欧菲人还在楼上,就感受到楼下压抑的气氛了。

全身神经紧绷的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下楼。

楼下的人听到楼上的脚步声,立即都抬起头,视野落在了楼梯上。

当看到温欧菲无恙的从楼梯上下来时,都惊讶的睁大了眼睛。

喜欢请点个赞,字数限制不能更完请理解,添+微信公众号:kanshu69 输入关键字103可以很方便的看到全本小说。

枸橼酸西地那非(万艾可)治疗合并帕金森氏病的ED患者

植物伟哥 副作用 今年18前半年来到现在吃了有十几粒植物伟哥

万艾可长期吃对身体有影响吗

1印度神油

标签